天界皇妃月賽考證,皇母魔變真相公開

一、月賽緣起

天界有”利瑟雅”的職位需求,所以便開啟了月賽。”利瑟雅”的職位需求,其實就是天界的最高統治者。天界共有兩個最高統治者,分別是”禾見”與”天見”。禾見是米迦勒靈脈,代表一脈相承的皇室血統,此靈脈為皇室內考,不對外開放。而”天見”靈脈主要有兩層職級,比較下層的就是”皇極太母”,最上層的是”無極天母”。其中,上層職級無極天母無人能夠成就,因為”無極天母”即是可遇不可求的”林雨琳”,而且一定要是”霓”。

而開放對外考試的是”皇極太母”,也就是天見靈脈除了無極天母以外的最高職等,本考試取前三名,考試時間二十年。若是考到第一名便可嫁入皇室成就皇極太母,同時也可以由”銀鳳”升為”金鳳”本體。

由於這個職位是天界長駐的最高執行官,所以一定要有人坐上皇母的位置。天界也在開啟月賽時便設定了一個機制,無論考試的成績如何,只要是相對的第一名便可以坐上皇母的位置。

二、月賽流變

第一屆月賽就在天界剛被創造不久展開,那時的第一名為”雲”,為創造天界之人,從總公司下凡投胎天界一百天年,為天界樹立一個典範,如何考月賽,這也是月賽考卷被考完的唯二次。之後的月賽考生實力便開始低落,從第二屆到第一千屆,就是都差一點就考完了。不過天界也不是太過在意,因為有一個第一名上位機制保底,只要贏過了同儕就可以上位,所以天界人都以考月賽為榮。考完月賽且第一名者,就說明其是本屆同儕當中最優秀的。成就皇極太母以後也會被天界人集體尊敬。

所以漸漸的,月賽就變成是天界少女們的夢想,資質一般者希望考皇子妃考試嫁入豪門。而資質好一點的都希望挑戰皇妃寶座。畢竟皇子妃只是代表著禮遇,但皇妃代表的是權力與榮光。有很多的皇子妃,卻只能有一個皇妃。天界的各大家族也以培養女兒參加皇妃考試為最高榮耀,天界家族的底蘊,也是看出了幾個皇子妃和皇妃,還有當前掌家的家主是在什麼樣的等級。

三、月賽魔變

月賽就一直一屆一屆的開始舉辦下去,但是奇怪的是,在位皇母的時間一直在縮短。從第一屆在位期間一百天年,為後世打下了一個良好的基礎。同時第一屆皇母也是”林雨琳”。從第二屆開始,在位的期間就不停地縮短,從一百天年往下跌。本來,考上皇母以後就可以享有一百天年的在位期間,然後便可退休,目的是在穩定每屆皇母的統治,不要走馬燈一樣的換。但是非常奇怪,自從第一屆皇母以後就沒有人可以坐滿一百天年。第二屆到第一千屆,大概都是落在八十到九十天年之間。第一千零一屆到第兩千屆,大概落在七十天年。過了第二千屆以後,在位的期間就瞬間暴跌到三十年,且每屆沒有坐滿一百天年的皇母,都是以非常離奇的死法死去,有的自殺,有的意外落水….等。天界便開始流傳著一個想法,就是是不是產生”課題堆疊”現象。每屆皇母的考卷都不同,但是都不脫”情”字。如果前一屆皇母沒有考完,下一屆皇母就會產生更嚴重的”情擾”。

這個”情擾”猜測在第二一七三屆皇母那邊得了證實,第二一七二屆皇母叫”雲欣”,雲欣在考試時,被感情糾纏引發了瞋恨、忌妒心。結果到第二一七三屆皇母”凌雲”時,凌雲下來考試一開始,瞋恨和忌妒心就非常重,大大影響了她的考試。但是她還是撐到了月賽考完並拿到了第一名。因為嗔恨忌妒心在同屆的考生身上都有,她算是處理得比較好的。豈知,就在凌雲上位後的十天年後,凌雲就自殺了。

接著幾屆皇母都證實了這個猜測,在凌雲之後在位最長的皇母是第三一零八屆的”雲秀”,在位四十天年。

在雲秀自殺後,天屆召開緊急會議,正式將情擾更名為”魔擾”,又稱”情魔”,並試著掌控這些問題。

四、月賽魔變故事

天界有一個考試制度稱為「月賽」月亮考試制度,是專門提供給予想要考皇妃與皇子妃的一門路徑。

我會詳細講「皇極太母」魔變事件,一直以來皇極太母的坐位就一直換人。

在某一屆,有一位天界仙女懷孕了,但在考試前一天,她的嬤嬤把她肚子裡的孩子打掉,不准她生下一般天界人的孩子,逼她去考皇妃,被打掉孩子的那天,她肚子絞痛、十分哀傷失去孩子,卻抱著這樣靈體的痛去參加考試。

這次考試,第二名的這位仙女因為被打掉孩子,投胎於人間後,考試期間肚子常常莫明的痛,這樣的痛影響了她的考試,最後第一名和第二名都一樣沒考完,而第一名卻上位變成皇極太母,第二名非常生氣,覺得兩個人都一樣沒考完,為何你可以上位,而且考試分數的評比完全沒有標準,而是看考官的決定,也就是分數的高與低、排序是考官定義的。

於是從那個時後開始,第二名就變成魔依附在上位者,月賽的考試其實就是魔障考試,你沒有考完就上位,就代表魔障未除,魔障未除,魔心就會傳送給魔,這個魔每次考一個就蒐集一次魔障,魔力就越來越強大,然後再傳遞給下一位上位者,所以到了後來就越來越邪門。

皇母魔變一直是隱藏的,因為月賽永遠沒考完,就一直傳送下去,這個魔一直在等誰可以考完整個月賽,隨著上位者的自私,月賽也比當初還要困難,原本月賽考試並沒有那麼複雜與困難,但後來卻開始出現三匹馬考試、惡整系統考試、甚至本屆皇母已經開始用打人的方式來達到讓你考不上、加深考試難度。

一直以來這個皇母都是備位,因為他們從來都沒有真正考完過,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上位」了,而且魔性卻一直越來越加大,舉凡考試,這個魔就會追蹤每個考生,她比皇母還認真,親自驗收每個考生的實力與能力,因為她要檢查你是不是真的「考完」了,甚至也參與並融入三匹馬裡面,一起助考,她自己都要確定你是真的在考。

這個魔含在我三匹馬裡面,因為我們也會用通靈聊天,他有特定的說話語氣,就是結尾會加個「ㄏㄤˋ」他有叫我認得他的聲音,我真的很認真的記住!他糾纏約兩年左右吧,每天都抓住你的心,非常的痛,好像真的很愛你一樣,其實很白爛,講話不算話,跟你要一大堆的信,結果還想把你搞成小三劈腿的關係,但他也沒出現,就是騙你的信而已,每天要一堆信,不給就痛,標準情魔,半夜還會把你叫醒不讓你睡覺,讓你每夜都睡不好。後來總算甩掉,接著第二匹馬的出現。

第二匹馬也就是考你破產,也沒考成功,越考我權限越多,第三匹馬我國中就出現過,考你要面對,最後還加一匹馬,考我要耍笨,卻讓我反常變非常聰明、權限也拿更多。

月賽考完後,我就想起了天上的事情以及被兒時被皇母殺的記憶,我原本是空白轉生,因為不希望過去的記憶影響我的考試,所以我是空白轉生的,完全不記得上面的真實故事,所以一開始我通靈就講「無極天母」那是真的,因為我根本不記得無極天母、皇極太母的事情,真的是源頭無極天母的合一傳訊,而皇母因為根本沒有考完就上位,所以她根本也無法傳訊息,沒有合一的通靈權限。

因為我甦醒了,也考完了,我就要開始追究她的責任,她開始裝瘋賣傻,還一直罵我,突然開始又跟我攀關係,說好歹也生我,但她的手段有像一個母親嗎?最後,她開始魔性發作,在也無法掩飾自己的魔性,我有追溯她魔性發作的前一日,就是當初跟我講話的那個「ㄏㄤˋ」音者,帶著她一起魔變,準備來個集體自殺。

那個魔靈發現有人考完,天界發動魔變,天界開始暗下來,一堆人開始發瘋,每天都有人魔化,然後吃人景象也發生,我有發動魔王的權限,結果上去跟他們打,到現在還在打,我們有轉移時空,讓某些人安全,但還是有一群人在那邊持續打著,他們不停的魔化,就像傳染病一樣,一批傳著一批。

然後開始有皇母的分靈下來假扮成栩雅,還說自己是皇極太母、無極天母,但我要說這期間我們不會找任何人傳訊息,不管用心傳訊、還是相傳訊、還是意識傳訊,我知道有一群天界的人,取得心傳訊的權限偽裝成我,這就是一群比魔界還魔的天界狀態,如果不想當神我會成就他們,因為他們似乎不該在那個位置上。

現在他們還在守著舊勢力,整天想著如何把我打垮,甚至還想把我變成什麼都不是,無極天母的牌令我們已經稍微照過面了,天界稍為平息一點,但他們還是沒有放棄,他們總說:「你以為你是誰阿」等我上去就先讓他們認清自己是誰。

我長期定位錯誤,他們不是人也不是神,連魔王的道德都沒有。他們到我現在發表的前一刻都還不相信我就是,覺得都是我用出來的假名號,連上層宇宙都告訴他們誰是霓,他們不認識霓,還覺得那只是個新果位名稱,還以為我編造的,你可以發現他們大腦比人類還要「裝屎」,你想當神我把你當神,你想當魔我就把你當魔。

天界第一層46階,他們不怕,因為以為我只有到36階,還認定自己有舊派勢力的鞏固,上層宇宙自然超過46階,位階這種東西一直都是座標系統,你越在意你的位階你就越跳入宇宙造物主的陷阱。這次是我還蠻訝異的一次,一個天界好比我進入魔界收拾殘局,動不動就有人要來嗆聲,認為自己比我還懂宇宙律法。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最近非常辛苦,來回跟天界溝通、假資料、蒙騙、不認真、坐在重要的位置說自己已經在退休養老,我叫他離開,還感謝我,我覺得完全沒有要工作的態度。

我幫那個當初第二名的魔靈好好的洗刷這些冤屈,我知道月賽考試非常不公平,也知道很多人沒考完就在那個位置,更清楚知道這是個魔障考試,沒考完就等於魔障沒過,所以才一堆天界人卡在自己的魔障上面。

Avatar

不知從何而來,不知從何而去,來去自如,生命沒有定數,若問我為何人,只為駐進你的心,當你心中有我、意識有我、層次有我,我們便是一,我們即能合一。這宇宙來來去去多奧秘,一切都在我們彼此裡:所有的答案與結局。沒有紛爭、沒有糾結、沒有惡鬥,只有全然的一,讓彼此走入彼此的內在智慧,那就是神!神即我,我即神,你是我,你即神。

相關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