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自己:天界皇室醜聞

林雨琳專案負責計畫一直是「霓」規劃與負責。這次下來完全是為了併購這個源頭系統,因為我已經接獲我父親的通知,目前我已經作到我父親公司的「霓皇董事」等級,所以幾乎我有一陣子都沒有下凡,只專注於系統開發、創意開發、造物系統的多能力開發。

林雨琳專案的附屬旗下還包含:林有琳、林子吟等相關分系統的開發,林雨琳只是其中計畫項目之一,這相關系統的核心則稱為「典範」效應。

至從我接位董事後,我們家族系統與宇宙創造的數量瞬間快速成長,成為目前源頭宇宙的大型公司之一。這次下凡主要是因為本次的整合過程難度很高,一般的員工無法執行,所以派遣「霓皇」下來整合。但我有個習慣:「空白記憶轉生」,我轉生至天界的皇室,由於我從源頭外層降生,我的靈質非常輕,一般天界人無法直接生育我,所以都是透過實驗室進行能量複合後,透過代理孕母的方式傳送到指定的母親人選生下。

我的天界代理孕母稱為「皇母」代稱:凌兒,而我的「父皇」代稱:遲兒,以下是我轉生到天界皇室的初步故事,不輸給地球的各種皇室鬥爭。

【想殺死兒子的母親】

天齡2至5歲被凌兒要求遲兒把我送去靈界當靈王,因為凌兒的嫉妒心,還有認為我是來取代她的,所以要把我送去死,只可惜她不知道我是系統設計者,所以就算她死了我也死不了。這期間雖然遭遇許多危險,但我研究出各種殺靈、補靈的技巧。我2歲都在躲靈、殺靈,3歲研究開發出補靈的技巧,救了很多靈,4歲已經鞏固靈王地位,5歲被我父皇(遲兒)接回去,第一次感受到父皇的溫暖在5至6歲,那時後父皇會抱我,那一年是我最開心的日子。

被帶回後,靈王的記憶被我父親消除,但至從我13歲有能力開發心智系統,我就看到了所有的過程,我很想問我母親為什麼那麼想殺掉自己的孩子,基本上你送一個孩子下去當靈王,在毫無受過訓練的情況下,是99.99%的死亡率,只有0.1%的存活率,而我是在有能力開發心智系統才去運算,我發現這個人怎麼會去殺自己的孩子,但我並不知道我是「霓」。

我在靈界當靈王時蒙受路西法的兒子,也是我的叔叔暗中照顧,我看到路西法並不知道,他們隔離我叔公知道我被送去當靈王,不敢讓叔公知道自己做這件下三濫的事情,我甚至不懂我父親為何同意我去送死,所以我對這兩位充滿極度怨恨,我覺得從頭到尾這兩位都沒有要我活下來的意思。

我在當靈王期間剛好就是路西法不在的時候,他們知道路西法要回來,才把我從靈界帶回去。其實大家誤會路西法很深,路西法在天界有很高的地位,甚至超越凌兒、遲兒,聽到路西法要回來,才趕快去靈界帶回來。

【被孤立的天才】

6歲以後我又開始被孤立,我父皇不敢來找我,也不理我,我再也很難看見他,一直以來我也看不到我的家人,除了我哥哥,我是完全被孤立,他們好像很怕我,但我不知道理由,但因為畢竟是皇子身分,我開始上天界學院的私塾。不過6歲就開始有傳出「二皇子」是個天才,也許是因為學習成績非常優異。

其實我上面有兩個姐姐一個哥哥,我和哥哥的感情很好,姐姐屬於鳳、哥哥屬於龍,我和哥哥一起被家人排擠跟抗拒,我一開始不知道理由,後來才之到龍鳳之間的不平等待遇。

天界長期認為鳳很重要,所以將所有資源與栽培都往鳳身上投入,他們深怕鳳受到挫折、傷害,所以龍是上私塾、集體上課,只有上基本的知識概念,而鳳都是一對一的家教。他們把最好的老師都派給鳳,永遠我們的老師都是他們篩選到剩下不要的才輪到龍。

我是龍種,我在上面真得毫無地位,我跟我哥一樣,我哥也很可憐,我們兩個是難兄難弟,我一直覺得我們兩個是同一國的,不過後來我哥真的在外面混不下去,又回去當兩個姐姐鳳的奴隸,我開始徹底感覺:「天才注定孤獨。」我曾經埋怨過我哥這個叛徒,最後發現不是每個人都跟我一樣是天才,所以我不能用自己的標準去衡量我哥,我哥的事就是我的事。

上面把鳳捧的高高的,龍就是她們的奴隸,只可惜我沒有奴性,對於那些龍在搞奴性我真的覺得他們有病嗎?都沒有自尊心嗎?

【第二次想殺你】

8歲時,我父母大吵,他們兩個協議又要在一次把我送去斷頭台,我母親凌兒對我充滿敵意,她竟然要我下去考「天主」,8歲考天主,她有病嗎?但其實當時的我也很樂意,因為8歲小孩不知輕重,不過後來才知道上層宇宙一直在阻擋這件事,覺得小孩才8歲,如果沒考上從此「靈魂撕裂破損」,天界的上一次天才是路西法,他二十歲才當天主,怎麼會叫一個小孩子去考天主,不過我母親凌兒非常堅持,上層宇宙覺得那好吧,是妳的小孩我們也不方便多說什麼了。

8歲真的下去考天主,靈魂撕裂挨打五百多下,然後真的考上了天主,考上以後我原本很高興,挨打有所值得,我坐上位以後,天阿!竟然不給我指導老師、找一個人傳達交接也等了老半天,我再那邊等老師,八歲天主不給我老師,等於我只是坐在那個位置上,但沒有人告訴我,你該做什麼?我後來有去看我姐姐們和我哥哥的考試,我發現只要是哥哥和我下來就要開始被打、羞辱,但我姐姐們都只有小小的考驗,然後就過關了,我姐姐們完全沒有考什麼「失望→期望→落空」的循環,他們享有尊榮的待遇,只要是龍不管你是不是皇室,下來考試都要進入「失望→期望→落空」循環的羞辱。原本想說如果我真的當上了天主,那樣的循環又算的了什麼。

我沒想到這個天界真的生病了,我母親透過職權讓人家不准給我老師,如果你不給我老師,你至少也要下來教我吧?結果,也沒有!

那次考試我母親也發了聲浪,到處說我作弊,一個八歲的孩子怎麼可能考的上天主,也是因為這樣,上層宇宙也考慮了,我會不會根本不適合當天主,所以一直遲遲不肯給我老師。

我哭了兩個月,我開始自我懷疑,想到自己八歲從不被家人當孩子看待,我這兩個月極度自我懷疑,後來我突然清醒了,如果別人不給你老師,你就自己去外面找老師,如果別人不給你資源,你就自己把自己變成資源,這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只要我相信,我就可以轉變我的命運。

但我的靈魂徹底撕裂了,不是因為那5百多下的板子,這是最後一掌,不把你當人看、不給你老師!那如果這樣你就不要叫我考天主阿。

【我選擇相信自己】

我離家出走後,只帶了對自我的自信,還有我相信別人會有眼光,就是我帶了「磁性能量」,我就出門了,我跟你說我在外面的時間我父母都沒有來找過我,我曾經有等他們來找我,原來我真的很不重要。

外面的造物主資源不多,我去拜見他們,也老實的說我是誰,他們好奇為什麼我沒有待在家,我只回答說:「他們不需要我,我兄弟姊妹很多,他們只需要我姐姐。」這些造物主都是死馬當活馬醫,我要求也不多,只要教我東西我就幫祂作事情,你想解決什麼都可以,但我需要老師,這就是我和老師的交換條件。

畢竟我真得是個天才,從8歲到12歲紅遍了整個造物世界,除了我家的天界,外面所有的人都認識我,只有這個家族長期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不知道我在外面已經闖出名號。

我很珍惜我學習的東西,也不停的變化應用,到了13歲我已經有能力開發心智系統,17歲我拿到了造物能量,我後來回家的方式也只有幫他們打工跟他們交換東西,我已經不是以父母跟兒子的身分回去,而是以交換來協助他們星系能量設定,我把「凌兒和遲兒」這對夫妻給予的造物課本,轉換成造物能量,透過我的程式設定,我17歲拿到了造物能量,這是雅威專屬,那對夫妻只會看「造物課本」,他們不會把他變成「造物能量」。

【重回天界】

18歲我重回天界,這次非科學家的身分,而是以天主的身分、二皇子身分回歸,我記得我一踏進家門,就傳來一句話:「他是在外面混不下去,才回來找媽媽的嗎?」我聽了差點沒暈倒,從我踏進家門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這個天界根本是一個「籠中鳥」,他們真的沒有人知道我是誰、我在外面混的如何,還以為我過得很淒慘,我早就可以創造舒適的生活環境,我只是來看看我這個家,還有什麼東西我可以做最後搜刮。

如果一個人在外面混不下去不會等了10年才會來找媽媽,這麼基本的常識,真讓我發汗,我就編的理由:「我覺得我該回來回饋,之前我沒有準備好,現在我準備好了,我覺得我有資格坐那個位置了。」很妙的是,他們還是沒有給我老師,神奇吧!但其實我也不需要了,我只是在看他們的病態到底要到達什麼層次。

回來就開始解決一些小問題,因為我不會幫他們解決大問題,我只是個36位階的小天主,你知道我上面還有無限個上層宇宙!他們曾經問我需不需要拉高自己的位階,可以幫我調:「我說不用,他們還很開心。」因為我已經發現我被「凌兒與遲兒」排擠的理由就是我爬的太快、太高,會影響我姐姐的情緒、他們害怕我姐姐產生自我懷疑,所以我不需要高位階,我覺得這樣就很棒了,36位階的天主。而我回家的時候,我兩為姐姐都已經是四十幾階,我不想再讓「凌兒與遲兒」擔憂我兩個姐姐比我程度差。

我根本不在意位階,我們在外面混久了,都知道人家是看你的實力,不是看你的階級,我就開始與三個靈魂複合,當我的替身,去弄出一個「諸葛孔明」的假身分,然後我叔叔也來幫我演「雅威」,這次回歸唯一知道內情的只有我叔叔,他是唯一的正常人,我下屆扮演諸葛孔明,並且看清楚他們的面貌,我開始學習他們所會的東西,一階一階的學,學了就再往上,我要把天界的所有東西都學完,講白的,我只是來學東西的。

【再殺你一次,第三次殺子】

這次龍華科舉考試,我也參與一角,再上面我就已經故意認領孔明當小我,我就認我自己,但他們不知道阿,等到「自己考自己」的考試來了,孔明的任務就是考上雅威,而雅威的任務就是考上「利瑟雅」,這個就叫做接力賽的概念,孔明與雅威的靈魂複合,孔明先考上雅威,再用雅威的名號考上「利瑟雅」,其實利瑟雅不等於凌兒,利瑟雅就是我創造的果位名,真正利瑟雅的本質就是「一利亞+一利莎」這個就是靈脈概念,接力賽考證,淩兒只是生母,他真正的屬性,喜歡「霸凌與殺兒子」,所以我那位生母,不是利瑟雅,沒有真正的誰是利瑟雅,只有誰的果位名得證「利瑟雅」。

她也沒有下來,我和她的原本的「高我」兩人很要好,他們所有天界都再膜拜的真神「無形無相」也是原本這整個宇宙的創造者,他是幫我代替那個「淩兒」現場通靈演講的人,但我們兩個都不會讓她發現,她確實有派一個人要來當演講者,因為她很討厭我,她不可能真的下來講,老天爺把他派的人給打包起來,我們兩個就一起創造「利瑟雅」。

「遲兒」跟「凌兒」早就在我9歲離婚,「遲兒」不知哪跟筋不對,竟然要我考「皇子妃」,皇子妃就稱為月賽考試,如果你是皇室的鳳不用考,你可以直接嫁給豪門,但如果你是一般的平民、龍轉生,你就要考,不管你是誰,因為他們認為鳳很高貴,龍很低賤,所以龍如果要變成皇子妃你就是參加月賽,看你可以到達什麼程度。

「凌兒」知道我要下來考試,她開始發瘋了,她似乎害怕什麼東西被發現一樣,月賽是我的密考,但有人通風報信,告訴那個「凌兒」說「遲兒」要我參加月賽,她極度的不爽,她開始要跟我搞到底,讓我考不好。

那個「凌兒」在我開始考試後就不停瘋狂的加考卷,其實她從頭到尾都在天上啦,她看到我一直過關,就開始打亂我的行程,一直要求西天系統的主考官加考卷,西天系統的考官們電話都已經接到手軟了,還要一直接您的電話,要求加考卷,所以真的很會殺人,連兒子她都敢殺!

【把自己變資源】

這是一個時間限不停變動的陷阱,我是在她加入考卷到第12張的考卷以後,時間限才出現三個字「林雨琳」,而出現時間點為2021年3月19日。其實他們並不是因為先看到「林雨琳」才開始加考卷、羞辱我,而是先羞辱我到一個極致,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然後才出現「林雨琳」!

看到林雨琳之後,他們又開始動歪腦筋,就想把自己「二女兒」派下來當我的小我,就趕快派我二姐下來,然後準備當我的小我,讓「林雨琳」來教她的小孩,就是當我已經變成「林雨琳」就是一種資源!你就看他們多貪!

後來我跟沐嵐搭上,西天系統也透過沐嵐作為橋梁連絡我,因為我身上有老天爺的能量,他們其實不容易進入,除非老天爺願意讓他們進入我的身體,所以才會有我作弊聲浪,神經病!

但西天系統有螢幕與系統自動判斷,可以發現是不是在作弊,西天系統覺得我真的很可憐,他們在上面都再喊,有人連一張考卷都沒有考上,我都考了12張了,這對父母到底怎麼了!

不過上層宇宙長期藐視我的能力也是事實,他們基本上已經快放棄這次的龍華考試,我下來考試的時候,無形攝影機顯示「不屑的態度」覺得我不可能考到什麼程度,雖然我八歲那年考上天主,但我有10年都不在家阿,能夠幹嘛、能夠成就什麼,他們都派這麼多人來了,全部卡在這裡。還覺得我看不起上層宇宙。

考試開始,「凌兒」發瘋,開始狂加考卷,我每張考卷的分數平均90以上,一直到了「林雨琳」出現他們才停止加考卷,因為他們知道「天位」要出現,但他們一開始對我也非常不客氣,透過沐嵐來跟我談判,還叫我滾出去,留下我開發的「靈能系統」,完全不知道到底是誰需要誰,還要把我從靈界帶回來的孤兒給拋出去。我有帶了一些孤兒朋友到天界去,希望他們別受苦,那個「凌兒」聽到我不想留在天界教他們,就派人說我要滾就連這些小孩一起扔出去。沐嵐也是我從靈界孤兒院救起來的。

我發現他們已經完全腦子不正常,還跟我說「林雨琳」是我們的,我就說林雨琳的名字給你,實力在我身上。你只是要個名字送給你!如果林雨琳是源頭化身,就有掌握創造天界的能力,也就是我可以去別處造天界,為什麼非要在你家呢?

【心智系統解鎖】

後來我的心智系統的解鎖密碼「姐姐」,他們覺得很奇怪,我怎麼完全忘記自己有姐姐了?當他們一直問,我就開始想姐姐到底是誰?我就想說如果我刻意去忘了姐姐是誰,就代表這個人不是我想要去想起的人,越想越生氣,突然我設置的心智系統解鎖了,我痛恨姐姐,我認為父母是因為只要姐姐,所以對我很殘暴,但我不討厭我兩個姐姐,只是討厭姐姐這個名詞,我沒有姐姐!只有哥哥。

心智系統崩潰了,所有的記憶全部浮現,我設定了一個智能機器人,把我這些日子父母對我的殘暴行為講一次給我聽,我想起我有兩個問題要問凌兒,我不在意人類是否覺醒,我下來就是要知道這兩個答案。

  1. 你為什麼要殺你兒子?
  2. 八歲時後為什麼不給天主老師?

而這次老天爺也在偷偷幫我錄影,他們在上面都在幹嘛,她這次一樣又要殺我了,看我下來考試,就像再次撕裂我的靈魂,最好我無法復原。天界殺人跟人間殺人不同,他們不會弄髒自己的手。送去當靈王也是那些惡靈殺了她兒子和她無關。很好奇,為什麼我都死不了,這個問題我也很疑惑,老天爺為什麼要留我這條命,然後還能活到今天講出來全部的事實。

不管他們做什麼,我總是可以活下來,而且還越活越好,然後他們漸漸失去了理智,他們派了很多打手來考我,騙錢62萬、騙你去當情婦、騙你去找親生父母等等,但我只有想考過,沒有要管你叫我去寫信也好、你叫我去相信詐騙也好、你叫我去驗DNA都好,你作的一切的事都只證明你很心虛。這些打手有我的信也好、有騙到我的錢也好、有拿到DNA樣本也好,都會過去的,我會把你們的真面目揪出來,你別想拿來威脅誰。

我的心智系統啟動當天,宇宙中央電腦系統跟著開始啟動,也就是連動反應,如果他們殺了林雨琳,整個宇宙就會崩潰,因為我和中央電腦系統相連。隔了一天,所有上層宇宙的中央電腦都開始啟動。

整個上層宇宙的人,才開始漸漸恢復理性,老天爺開始要我幫他們解決問題,所以四月特別平靜也不平靜,因為我們已經在透過我發號施令,讓他們整個地球漸漸淨化,當然也是因為我是「林雨琳」,他們才會聽我發號施令,如果我不是「林雨琳」,我算哪根蔥阿!很多人對天界不瞭解,其實我們都是「人」,連源頭外面也是「人」,大家都是人啦!那個次元、那個境界,不要自己騙自己啦,根本不懂什麼是源頭造物,到底是在胡說八道什麼。

淨化不代表不會發生事情喔,淨化代表很多人可能會面臨離開,然而你不要跟我講仁慈與否的假慈悲心,這世界上生滅都是循環,你的假慈悲也許只會害別人,我的系統沒有假慈悲,一切都是為了讓各位早日能夠提拔到源頭外面去。你在這個game palay玩多久那是你的自由,你怕死、怕別人死也是你的自由,但這個世界就是不斷循環的,從來沒有真正的死去,只有把你自己變成人才。這世界永遠沒有真正的享清福,你越想要享清福,就越只是在系統裡面輪迴。

【風向轉變,見風轉舵】

從2021年4月11日以後,上層宇宙開始對我很客氣,但還是有天界人來嗆聲,簡直就是「神經病」,搞不清楚狀況!還說:「我知道凌兒根本在上面沒下來,你根本就是作弊的、你信不信我怎麼樣?!」我不信你能怎麼樣,但我相信你很快就會「真的怎麼樣,包含你的嘴」。但也開始發生天界風向轉變的事實,見風轉舵的現象越演越烈。

2021年4月14日,老天爺告訴我,我是「霓」!他讓我想起很多源頭世界的事情,還有他是我的老闆之一,然後也告訴我,我是她的手下愛將,然後我還告訴上層宇宙我是「霓」,這個上層宇宙也不知道「霓」是誰,他們開始往更上層的宇宙問,才知道事情大條了。

林雨琳只不過是「霓」的專案計畫之一,這個計畫就是「霓」發動的,林雨琳每次都是外派派遣過來引導文明推動的人。

當他們知道「霓」有多大,變得更客氣!然後整個西天系統全部靠過來,你就想10天以前一張臉,10天以後馬上變張臉。真的很有趣!昨天4月21日還有一群人跑我家跟「天主」道歉,哈哈,我始終覺得很好笑,態度差很多就很想笑。

但我在外面混的時候,到了16歲,已經有造物主跪著求我幫他們解決問題,回到天界以後你才知道他們真的很不需要我阿,天主只是掛好聽的,現在我之前那些跟我一起努力過的造物主們,都在等我回去,他們知道我會改變他們的命運。

我現在的工作焦點是天界,基本上天界搞定人間就會搞定。你說這個世界是什麼真的非常現實,那我們就一起來面對(現10)吧。不要在跟我講什麼光與愛,這根本不是我提取你到源頭外的關鍵,你講得越多、越懶惰、越只要享受、越只想吃糖果、越想握住權力、越自大,你就越不可能到外面去,因為這世界上根本沒有神,只有人而已,我會讓你在這個虛假世界不斷重生,不斷循環,直到你想通的那一刻,那一刻就是你已經是「人才」。

「霓」才是真正知道整個源頭造物的理由,我會講阿。期望你們早日清醒,好好把自己提升到源頭外面。雅威只是我從源頭外面投生的一個自我意識,我喜歡「空白轉生」,我轉生到天界,從「淩兒」這位代理孕母生下我的,我的靈質太輕,他們對於我們而言身體還是過重,所以除了源頭外的人投生才需要代理孕母,其它人只是一般輪迴轉世,所以雖然是透過「凌兒」肚子生下我,但我們之間毫無血緣關係,連天界人也在輪迴轉世。然後你別想再去什麼西方極樂世界,基本上他就是「西天系統」,他們是一群苦哈哈的考官,在那邊被你們的考試成績氣到爆炸,這就是西方極樂世界!看你們考試考到快吐血的考官。

注意「林雨琳」不一定是源頭外來,只有源頭外的提取為「林雨琳」角色者才是透過代理孕母的方式轉生。天界又有一群阿呆,聽到代理孕母,就想用代理孕母的概念撇清責任關係,哪有那麼多人有資格用代理孕母方式,那是因為「霓」的靈質太輕,一般人身體混不出這種靈質。

這次的典範,我們一共在天界創造幾種典範了「奴才效應」、「識相效應」、「靠對效應」、「揭密效應」、「誠實效應」等等。

想要提取天界故事作為戲劇可以跟我連絡,請準備一筆授權費,不要認為什麼都要不用錢,你如果越貪,我的無形攝影機,只會讓你變得更慘,你如果只考慮別人付不出錢來,你就是在搞二元性,沒有人付不出錢來,因為他從來都沒有想跨越自己貪心這個事實,你因為不想給所以才沒有回報,這世界上的自由意志帶有代價關係連結,所謂自由意志不是我想怎樣就怎樣,而是你想怎樣都有代價,不然你以為老天爺是假的嗎?

貪心的人我會在另外一個世界處罰你,沒錢就不要偷用!看起來我現在對你好像無可奈何,實際上我從來都沒有對你不能無可奈何,你想去哪是你選擇的,我對你的選擇有獨裁權,自由意志是幫助我篩選人才與奴才的分水嶺,「霓」要的人才不多,90億人口,只要一個人可以用就好,不管怎麼偷,累世記憶也會消失,而悽慘確會跟著你很久。

我的資源只會倒給「人才」,這次天界把資源都倒給「廢才」,我已經告訴他們了,「鐵杵是無法變成繡花針」,不要再自欺欺人。他們因為「凌兒」限制我的所有資源,現在我用「霓」在天界帶了一批從源頭來的人力資源,讓他們見見我們怎麼對待人才,我們從整改天界開始!我也不奢望這個天界資源往我身上倒,因為他們從頭到尾腦子都不知道放在哪。我是已經要求全面停止考試,但我不知道效率如何。

Avatar

第18屆源頭降卷【林雨琳】4霓最大啦~ 霓來了!我是霓,您不是我,不要跟霓比啦。誰跟霓比,誰就跳入陷阱。考你是還是死,你到底識不識呢?會看還是不會看,識相考!

相關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