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脫】超越紛爭,生命的華麗冒險

【跳脫】超越紛爭,生命的華麗冒險

以下資料來源:雨兒傳遞天界高靈訊息。

「小噹」一個角色名詞,身穿藍袍戴著一副眼鏡,他總是在一連串事物當中被淹沒,今天有一個作業要寫,明天又有一份報告要做,後天有一份大考,他的生活就是充斥著忙碌。

小噹的生活就跟一般人一樣,他每天只為了工作而活著,他是標準的工作狂,在學校如此、在社會如此、在家庭生活中也是如此,日復一日,他被許多的工作與事物綁架,他漸漸失去了自己的存在價值。

有日,他對面迎來一位久未重蓬的朋友:小綠。

小綠身上散發慵懶的氣息,沒有急躁與急迫,他每天都只作五個小時的工作,剩餘的時間就是看電視、遊山玩水、歡樂的遊樂者。

小綠傾向工作之外的玩樂主義,玩樂讓他覺得生命才有意義與價值,相對而言,小噹不是玩樂主義者,他認為只有拼命工作與成長學習才是生命之路,小噹沒有想過要從玩樂當中取得什麼,他認定那就是一個浪費時間、浪費生命的一個過程。

小噹詢問小綠:「你都從這些玩樂當中獲得什麼?」

小綠:「沒有獲得什麼,我只想要快樂的過日子,其他事情有作就好,我覺得生命只有不斷的玩樂與享樂,才能夠盡興,不然到年老什麼都不能玩了。何不把握年輕的機會,盡情揮灑,讓自己沒有遺憾的玩下去呢。」

小噹疑惑的答道:「難道你的生活只有玩樂,都不會想要突破成長,虛度人生的光陰日子,你最後也是這樣死去。雖然玩樂有短暫的歡愉,卻沒有內在的成長,需要不斷的尋求內在刺激才能維持高亢的情緒狀態。」

小綠突然驚恐的說:「可是,你死亡以後依然也帶不走你所成長的一切,不是嗎?你每天如此忙碌的生活下,生活品質全滅,幾乎可以說毫無品質而言,而我們所要面對的是生活,而不是那些你所謂成長虛無飄渺的真理。」

兩人在互相爭執著彼此的理念與信念,他們講的都很有道理,一個主張玩樂,一個主張學習,兩個人都認定這樣的主張才是「善用人生」,並且認為對方所主張的東西都是帶不走、不切實際的理論。

我們可能是小綠、也可能是小噹,甚至有可能本文未提到的小羽、小智、小皮等等人物角色。這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之道,在他們的立場所堅持的信念而言,都是對的,那麼只是我們選擇靠攏什麼信念。

我們的信念會帶動我們生活的形式與模式,但他的本質就是一場生命「華麗的體驗」,用這華麗的詞代表他的面貌、外觀,因為我們往往只看到外表的現象,而看不到一個人內在的想法,曾何幾時我們願意走入別人的信念中去探索,什麼才是他的信念。

當我們真的互相討論彼此的信念價值觀,我們又開始爭鬥、吵架、憤怒,隱形之間成為友情、愛情、親情的破滅導火線。真正彼此看不慣的就是你認定,什麼才是你生命的價值,也因為這樣的價值左右我們的行為與思考模式,造就彼此的衝突、對立、爭奪面目。

選擇遊玩一生,是認定遊玩當下為自己創造的價值,無論在某些人眼裡,那是看似逃避生活的短暫刺激,那都是當一個人已經體驗完成後,才開始下的結論。在一個人尚未滿足玩樂的體驗價值,他是需要繼續感受的,因為他沒有被滿足。

體驗的價值需要被滿足,這樣的體驗才是靈性層次當中的「完成」,沒有人會在一個沒有完成當中的體驗畫下句點,因為他尚未從這個體驗當中獲得自己的結論,當你有著生命體驗無限的結論,你對任何創造與選擇是充滿絕對的許可、絕對的平衡,因為你知道,體驗的最終目標是「完成」、毫無牽掛、不再留戀。

在一個尚未體驗完成的價值信念當中,爭執是常見的戲碼、戲劇,因為不管是對小綠、或者對於小噹而言,他們都在共同體驗自己所主導的人生,他們都還在進行式,他們的體驗都沒有「完成」。

生命的體驗著重於關鍵詞當中的「完整度」,完整讓我們接納全面向的自我,那個自我就是平靜,當你能充分從一段關係、一件事物當中充分體驗它的完整,你就會得到全然的平靜、寧靜、祥和。

你無法從一個正在體驗的當下,客觀的去評斷任何一件事物,因為體驗的當下不是一次、兩次這樣計算,根本來說他是一趟旅程,生命透過這趟旅程當下,去釋懷、釋放掉對這個信念框架的建構、稱呼、定義,全然從體驗後的價值去解釋著,所以體驗的本身是為了生命後續的解讀,而不是為了批判這段體驗的對與錯。

體驗的過程中,讓我們去檢視我們這段日子帶給自己的是什麼感受、心境、創造,我們在這當中的角色裡是一個什麼滋味、什麼立場、什麼模樣,抽離於第三方的角色裡面,我們開始客觀的看見自己行為的盲點、瑕疵、錯誤,並且透過這場體驗旅程進行修正。

對於我們生命的批判、討厭生命的過程、懊悔生命的選擇,都是在於體驗過後的一種現象,卻也反覆的重覆經歷這樣的批判與懊悔,答案是連同我們的自我批判與懊悔的現象與狀態都是體驗旅程當中的一部分。

當我們說著別人:「你不要批判」、「你可以批判」這個過程都是在體驗批判與不批判的靈性層次,在被批判的感受是如何,在批判別人的感受又是如何,如此兩個蹺蹺板創造我們全然的覺知與愛的紮根,為什麼我們無法容下別人嘴裡的刺骨,為什麼我們會輕易接納別人嘴裡的荼毒,甚至透過自己的沒有辨識度的耳朵,引起軒然大波的情緒傲慢,這當中我們在學習什麼?你體驗了什麼?這場旅程又帶給你什麼。

當你體驗完成、完整度夠了,你會發現這些東西刺不了你的心、穿透不了你的意識盔甲、毫不傷害的不需遮掩什麼情感創傷,你可以從這之中獲得的昇華,不再是什麼角色、什麼立場,而是我懂這雙方的問題與感受,因為我體驗完整了。

沒有體驗完整的我們,在你爭我奪毫不客氣,虛假的面貌下又鬥爭的特別厲害,所有的鬥,都在表現下掀起軒然大波,看是檯面上的和諧其實伸出無比銳利的刀,殺人不用刀的心靈層次,卻又在扮演協助人們進化之旅,此時你我都在學會一件事,就是我們都在共同體驗靈性進化的旅程,而且我們都沒有完成。

帶領人類走出盲點的提升者、揚升者,在這場靈魂體驗旅程,都是一種角色,而且還沒有完整,這當中我們依然有著無數的生死爭鬥,因為我們在體驗各種角色切換的完整性,有人可以提早體驗他的完整,他將在這個過程當中像無傷大雅的風,因為就像完全局外人的狀態,不再陷入這個框架裡面進行遊戲。

靈魂提昇是一場生命體驗的旅程,我們都扮演著被提升者與提升他人者,這兩者之間我們都體驗過後,並且完整了他的所有面向,我們將可以知道這兩者之間的所有面紗與狀況並且不再投射任何解讀與抗拒,只有你主動完整他的樣貌,你才能夠切換出這整個陰陽的太極流動,穿梭過靈性層次的周旋,而到達一個沒有所謂靈性級別的視野與地方,你在這陰陽太極外觀看一切流動與運轉,是一種以觀望全貌的方式去看待,毫無分野,這個過程,你沒有定見!

爭執是人類在體驗過程當下裡面的傲慢,表面的和諧卻暗地裡的腥風血雨,也是一種驕縱,刻意破壞人與人之間的凝聚而選擇刺傷別人,這些都還在體驗完整,只有你與他們都能夠從這之中覺醒,你才能找回自己生命的全貌與精采。

人生就是體驗旅程,沒有拯救者也沒有被拯救者,那是一個太極以外的思維,你們當中許多人,不正是要走向這道光明的昇華裡嗎?你不是提升者,也不是被提升者,而是在這場人性之旅中遇見自己的神性,從神性的連繫中甦醒,不再抗拒、謾罵、搞小團體,甚至不留情的在檯面下想要傷害別人的組織、系統、靈性抹黑,這只是黑暗與光明自我的內在爭鬥,這世界上外面都不是你的敵人,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敵人。

從靈魂的抗拒當中顯化自己的神聖意識,你成為燈塔,別人才跟著清醒,清醒不是為了作成什麼豐功偉業,而是真正的跳出黑暗與光明爭鬥的假象與欺瞞,只有面對內在自身的心靈,在言語抹黑的攻擊下,最該被提升的即是自己,在攻擊的語言下沒有光影,只有黑影,在抹黑的行動下只有欺騙與傲慢。

神聖的力量的偽裝只是掩飾自己沒有力量的象徵,在創造挑撥離間的過程,我們都忘了自己是誰,當刻意虛與委蛇的華麗表面下的驚濤駭浪,都在神聖的一刻裡面持續被記錄,問著天道為什麼沒有道理,這些人真的該是領袖嗎?這些人扮演的角色即是你的角色,只是在不同樣貌中的角色互切,你以另一個姿態瞧見著,只有當你全然的卸下鬥爭的意念,你才能夠破鏡重圓。

天道的考證像是個沒有結束的結局,只有自己時常的警惕,你在境內還在境外,那麼你的答案才會呼之而出,只有當你放下了境內的鬥爭與傲慢,你才能走出境外的和平,看起來是一件事,作到又是一件事,就像「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神聖的力量沒有特別去維護誰、偏袒誰,那都是自己內在充斥的鬥爭顯化出來的自我對立,自己已經在劃分你我他,卻也不曾從這個境內清醒,只有當自己能夠先坦然面對自己內在的不平靜,才能夠知道神聖的力量完全客觀、公平,只為了給予準備好的人一條平坦的道路去走,因為他們不為鬥爭而存在,只為了凝聚而存在,他們不批判、不惡鬥,真正走向內在的力量,去發展自己、去發揮自我,然後走向愛的合一。

 

Share

Written by:

雨兒 | 栩雅

243 Posts

我屬於空白,一切就看緣分 -- 雨兒
View All Posts
Follow Me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