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有人罵我,我都希望有人可以為我聲張正義,我期望著、等待著,我選擇隱忍、忍耐,後來我發現這其實是在等別人來愛自己,但自己好像尚失了自愛的能力,傳統都告訴我們,要心胸寬大、要接納別人的指責,這樣才代表雅量。

但經過造物主的考驗,一直到今天,我發現那其實是不愛自己的行為,也無法真正從內心獲得快樂,我始終等待五百年後人類還我清白,但此時此刻的我就是非常怨,我為什麼要把自己變成一個很怨的人,我不想要怨了,我想愛自己,我覺得從14歲被霸凌後,我就沒有為自己出過聲音,當年我選擇沉默、選擇接納、選擇被攻擊,我總是等待有人可以幫我、有人可以理解我,但我一直等不到,所以我不再相信人。

高中也遇到老師的恐嚇、不給畢業的威脅,我也等不到任何人的拯救,也沒有人為我說過話,全部在指責我的不是,要求我要逆來順受、平安畢業就好,這當中的不平等,從來沒有人幫我出過聲音,包含我自己,我只會掙扎,但我不會出聲,我只有表達我的憤怒,卻沒有表達我的理念、我的思想、我的痛苦,所以我的身體生病了,我開始不斷的頭痛,我現在才知道,那個原因出在,我沒有為自己出過聲音,沒有愛自己,所以才生病了,這就是「壓抑病」。

當靈媒的日子,也一樣充滿各種聲音,我又同樣面臨相同的考驗,但我之前也在「等待」沉冤得雪的那一天,但我要等多久,等到心都放棄了、等到不相信、等到痛苦、等到不想做,最後我們才恍然大悟,自己在等別人來愛,等別人來幫助自己,最後我們才真正發現,原來自己一點都不愛自己。

別人要我們裝做成熟,選擇隱忍不出聲,永遠都要保持著我們似乎很大愛接受任何攻擊,但明明事實就不是如此,卻要裝做自己聽不到、看不到、還要接納沉默是金的謊言,一直在忍受別人言語創造的受傷,他們講得很自然、很不負責,一句一句都無形傷害著我們的心。我們為了裝作包容、裝作接納,而開始身體出現各種疼痛,受害的聲音沒有人知道,你表達有人會說你幼稚、你不表達別人說你莫認,這當中我們該怎麼做,就是希望有人跳出來為你說話。

我最近又通過某個考驗,我開始發現,與其我等待別人來幫我沉冤得雪,不如我自己就做那個角色,我要「愛我自己」,我不要在等待誰來愛我、誰來守護我,我開始感到喜悅、開心、平靜,我不是爭執、爭理,我在幫我自己說出來。不管我們說出來,那些要抹黑我們的人要怎麼做、那些選擇批判我們的人怎麼宣傳,那是他的事,但我們自己有沒有為自己說過一句話,有沒有為自己證明清白,在每一段傷害他人的聲音背後,他們都有隱形的秘密、想要害別人的潛意識,我會說出來。

許多人看似好人,到處說三道四,其實也是見不得別人好,說者並非無心,因為無形之中就在創造分裂,我們可以拒絕這樣的傷害,不用再當言語罷凌下的受害者,我想愛自己就是從不等待誰來為你做,我們就為自己做。所有你期望別人為你做的,你都先為自己做,那才是真正的愛自己。

自從我開始從這個角度切入,我發現很多事情的選擇會變明確,我是要愛自己還是要愛錢,我是要愛自己還是要愛別人,可以發現到選擇變得清楚,我現在什麼都選擇「愛自己」,即便要花錢,我們還是要知道沒什麼比「自愛」更重要。如果隱忍會讓自己生病,就選擇還原事件真相,至於要不要相信,是別人的選擇,但要不要為自己表明是我的選擇,以前想為自己說話,卻很兩難,變成卡在中間,就像怒氣不知道該怎麼表達,現在我懂了,我就是表達真相,這當中沒有情緒,只有「有趣、開心」。

壓抑自己的日子,我想終結掉,長期忽略自己,我也想終結掉,找回真正愛自己的能量與能力。造物主又要我花錢了,每次要我花錢都是好幾萬、好幾萬,我也會覺得煩、覺得好貴,但我每次都再選擇,選擇到最後,我發現我最後原來是選擇愛自己,每次花一筆大錢,我就會變得更輕鬆一點,無形之間我就開始不怕花大錢,因為我在「愛自己」,原來我選擇了自己,而不是選擇錢,這就是造物主的考驗,我們在選擇什麼?

Avatar

不知從何而來,不知從何而去,來去自如,生命沒有定數,若問我為何人,只為駐進你的心,當你心中有我、意識有我、層次有我,我們便是一,我們即能合一。這宇宙來來去去多奧秘,一切都在我們彼此裡:所有的答案與結局。沒有紛爭、沒有糾結、沒有惡鬥,只有全然的一,讓彼此走入彼此的內在智慧,那就是神!神即我,我即神,你是我,你即神。

相關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